163书库 > 言情小说 > 雄兔眼迷离 > 第503章 袍笏(五十六)

第503章 袍笏(五十六)

小说:雄兔眼迷离作者:嗑南瓜子更新时间 : 2021-03-08
第503章 袍笏(五十六)
说罢也不等人回应,极利索的转身错开方徊,弯腰小跑出了门。好似晚口气的功夫就得拉一裤裆,转瞬就拐了墙角不见踪影。
因屋内人涌上来要与霍悭搭话,方徊一门心思在前头,再要去抓着鲁文安也是来不及。且雷公不打茅厕,要拦也是没个说辞。
追上去亦是不值当,方徊知道孟行将自己丢过来,是防着平城人几个主事的另谋他路。现那个安鱼仅一人离开而已,剩下的还有一屋子,尤其是节度霍悭还在这站着,肯定是以此地为重。
因此他仍老老实实站在霍悭身后,多不过两三个时辰,平城兵马就要往鸟不渡。出了城,袁歧有令在手,这些人若再有打算,斩了也是无妨。
霍悭岂能不知鲁文安打的什么主意,听得身后脚步声,对着亲信先使了个眼色,这才往旁边移了移,摊手介绍着方徊道:“一个个的慌什么,出什么事自有这位大人一力承担。”
看霍悭语间刻意推崇,几个人暗自揣度莫不是霍云旸死了,自家爷已经另捡了高枝,齐齐朝着方徊鞠躬问了好。方徊道:“霍大人抬举,在下行方,单名一个徊字,诸位直呼即可。”
“方大人过谦方大人在我们就放心了”,众人顺着霍悭恭维的起劲,霍悭擦了一把脑门上汗,暗想合着这人不是个哑巴。他从见到霍云旸躺地上,一直到现在,才稍微喘了口气。
从开始的惊吓,又被孟行那小子威胁,这会好歹是回了自己的地儿,就算保不住命,总还有招架两下的机会。
眼瞅着气氛热烈,一直跟着霍悭的陈飞河道:“我去给大人端壶茶水来,爷您也先坐坐”,说罢要走。
大家皆是人精,看霍悭与方徊的样子,必然是已经知道霍云旸死了,轮不到他们这些下头人再来报丧。剩下的就是死了的后事如何办,而刚刚霍悭的眼皮子眨的如同蛾子翅膀扑棱一般,分明就是让他们躲着这方徊。
不想方徊一把拉住陈飞河,将他推回人群里,冷道:“不必了,诸位也省了寒暄,在此稍坐,袁歧片刻即到。城中出了何事,想必诸位也有耳闻,事急从权,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那会鲁文安早坐了要溜的打算,他们三人刚进来又是在门口处,所以得了手。现方徊早有准备,陈飞河几人又是在屋内,要想出去,必须面对面经过方徊旁边,哪有不被逮住的道理。
且他这理由着实不好,茅厕说去就要去,茶水这东西喝与不喝却是无关紧要。方徊既这么说,陈飞河不好再强闯,只悻悻道:“大人客气”,说罢回头对着霍悭做出个痛心疾首的表情,慢吞吞往椅子上走。
霍悭暗咂了下嘴,强镇定着招呼众人道:“听听听听方大人的,都坐,坐坐坐。”
几人龇牙咧嘴皆是屁股贴到椅子上,方徊却无动于衷,仍笔直的站在门口,丝毫不顾忌霍悭等人坐立难安的模样,使气氛越发尴尬。袁歧应是去挑人,并未如他所言片刻即到,更莫说这些人本就度秒如年。
不知是不是屋内一众精装汉子,火气足,坐了不到一盏茶时分,众人皆是满头大汗,陈飞河踌蹴两下,与霍悭目光相对,又站起来装作自言自语道:“这安鱼可真是躲懒,还不回来,我也去撒泡尿,顺便催他一催。”
旁边刘猴立马站起来附和道:“对对对,我与你一道。”
方徊抱着刀,在胸口轻敲了两下,仍旧面无表情道:“等会,袁歧怕是要到了,听他安排完了再去。”
“我说你妈的,还管人拉屎撒尿,霍云旸活着也不带这么干事的吧。你们什么意思,大老远的将平城所有人骗过来,就为给你们将军收尸啊。”
“噌”地一声,霍悭几个人亲信皆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瞧着方徊。他们不见得对霍悭有多忠心,更多的是,霍云旸死的奇奇怪怪,宁城的人说的含含糊糊,还叫他们无事不得外出。
霍悭以为的自己能招架,还是低估了孟行。倒也并非针对平城的人,而是宁城上下,凡是带过兵的人皆被分批看守。这一类人,是军队直接接触兵卒的,寻常日子里多有吃睡一处。若是借机生乱,哪怕是有百十来个青壮响应,也够此时的宁城喝一壶。
霍悭与鲁文安闯进去之时,那一群人商议的便是这些琐事。而平城这群人,谁也不知过往都是谁操兵练士,一并困在这最稳妥。不只是这几人,营里佰夫长也被以商议布防的名义带到了别处看管。
所以霍悭其实并无抵抗之力,他的弱,导致孟行一开始,他跟就没记起这号人。原他还愁着该谁去接平城的人,接极为好接。关键在于,要刚刚进城的兵马又出城,无论什么理由都很难服众,若是没有个靠谱熟面孔的话。
恰好鲁文安撞到了面前。
见他跟着霍悭来这么重要的场合,孟行还以为此人在平城地位非同凡响,又听他带过兵,连胡人兵况都探的,自是理所当然认为平城兵马是鲁文安在一力负责。
显然事实他不是这么回事,不过又差不了太远。这几月鲁文安吃拿卡要,将霍悭及一帮亲信都哄的心花怒放。加之他一直在操持平城巡防和轮值各种大小事宜,间接还帮着霍悭等人干各种杂活,说他是“地位非同凡响”也没啥不对。
比起困住所谓佰夫长指挥使之类的,孟行最想牵制住的,就是鲁文安这一类人,怕的就是他们喊一嗓子,有没有令,底下人都会跟着走。
错得放不得,所以平城几个叫的上名的,全被有意无意的聚在了这。然未知比啥都恐怖,何况是战起死了将军这种事。
孟行当然也是没办法,短时间内他哪就能将所有事编排的圆满。可来人越没说明白,这一屋子人越急着要落个明白。
既然这位方大人不吃软的,那没办法,只能用硬的试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