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书库 > 游戏竞技 > 四重分裂 > 第1080章 麻烦

第1080章 麻烦

小说:四重分裂作者:微叶梧桐更新时间 : 2021-05-13
第1080章 麻烦
“好吧。”
墨檀随手收起自己的评委团证明,礼貌地对面前这位穿着考究、相貌阴柔、文质彬彬、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男子笑了笑:“很荣幸见到您,拉莫洛克主祭,久闻大名了。”
虽然对这位在主导完那场与格里芬王朝边境后就被雪藏的男人并没有什么恶感,但墨檀也并没有特意去否认拉莫洛克那句‘看来我的名字并没有给你留下什么好印象’,毕竟虽然只是道听途说,从君芜那边入手的情报也比较片面,但现在姑且也算是个‘棋手’的墨檀,对这个气质颇为亲切的同行实在有些亲切不起来。
事实上,就算是他尚未知晓拉莫洛克身份的几分钟前,被人家好心指路的墨檀也没有对面前这个人产生丝毫好感。
虽然只是隐隐约约、虚无缥缈,或者干脆说是莫须有的感觉,但墨檀总觉得在这个人那永远都是笑眯眯的面孔下,隐藏某种让人感到极度不安的气息。
“哈哈,你真是个敏锐的人,黑梵牧师,不过没关系,我已经习惯被各种人讨厌了。”
拉莫洛克并没有疏漏掉墨檀那并不明显的疏离感,轻笑了一声后对连忙张嘴欲说的墨檀摆了摆手:“别在意别在意,这是很正常的事,实不相瞒,我从很久以前就发现自己的性格方面存在某些缺陷……或者说是‘异常’了,而在选择接受那份‘异常’时,我也同样做好了承受对应代价的准备。”
墨檀一时间有些接不下去,语塞了数秒钟后才摇头说了句废话:“言重了,拉莫洛克主祭。”
“呵呵,果然,你是那种在万不得已前喜欢避重就轻的人。”
拉莫洛克眯着双眼,笑盈盈地问道:“是因为怕麻烦?还是不愿意去承担那些令人血压飙升的压力呢?”
精准、犀利、一针见血。
“完全没办法反驳啊。”
墨檀讪讪地挠了挠额角,有些局促地说道:“我可能就是这样的人吧,还请见谅。”
“没什么见谅不见谅的,毕竟我这风评不是很好的当事人都不在乎,真的,黑梵牧师,我觉得你对我喜欢不起来完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拉莫洛克洒然一笑,耸肩道:“我刚才也说过,绝大多数人往往都会在被赋予了一些东西后失去点什么,比如我的怜悯之心,比如你的方向感,这并不是什么需要避讳的事,倒不如说,我还挺希望你能说说对我的看法呢,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还是有不少相似之处的。”
【可是我完全不觉得自己跟你有什么相似之处啊……】
并不想聊太多的墨檀在心底嘟囔了一句,但在个人赛第一轮已经结束、团体赛还尚未开始的现在,他还真找不到什么能够立刻终结这番闲聊的理由,所以只能并不是很认真地回答道:“我只是想要把自己能做到的事做好而已,而且米莎郡的瘟疫虽然可怕,但对手终归只是没有头脑、实力也等不了台面的怪物,最终能够取得胜利其实是大家的功劳。”
“或许吧~”
拉莫洛克却是轻描淡写地笑了笑,随即挑眉道:“但圣山苏米尔那一战,你面对的敌人可不是什么没有头脑的怪物,而是一群有组织、有纪律,整体实力相当出色的邪教徒,而据我所知,在‘与人斗’的时候,你做的甚至要比跟那些无脑怪物战斗时还要好。”
【!?】
墨檀当即就是一惊,连忙摆手否认道:“不不不,我想拉莫洛克主祭你一定是误会了,虽然我确实以随军牧师的身份参加了那场北伐,但击败那些邪教徒之类的事可跟我没有……”
“没有半点关系?”
拉莫洛克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双充满戏谑,绝大多数时间都眯成两弯月牙的双眼微微张开,悠悠地问道:“事实真的是这样么?黑梵牧师。”
在对方并无半点魄力,甚至可以说是慵懒的注视下,墨檀一时间竟然没有不暇思索地将否认进行到底,而是因为某种直觉陷入了沉默。
而这份‘直觉’解释起来并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虽然没有任何依据,但墨檀就是觉得,身边这位来自梦境教国代表团的拉莫洛克主祭就是知道,知道自己就是不久前在大陆北部率领圣山苏米尔众挫败那些耳语教徒的指挥官。
在拉莫洛克那双仿佛能够洞察到一切的双眸面前,墨檀早早就准备好的、能够有效应付各种场景的大量说辞一个都说不出口。
【没用的,他已经知道了,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移开视线不再去看拉莫洛克的眼睛,墨檀在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
【真是一双恐怖的眼睛。】
他做出了如此总结。
只是墨檀殊不知,就在不久之前,当他自己在苏米尔主峰,在战争大厅的沙盘前负手而立,俯视着面前那错综复杂的战局,并在短短几小时内便揣测出卢修斯和埃登的作战思路时,自己的眼神与旁边这位出身西南大陆的梦境教派主祭简直一模一样。
“放轻松,小伙计。”
拉莫洛克似乎早猜到了墨檀的反驳,亦猜到了后者眼下这番沉默,脸上的表情平静而坦然:“我可不是那种会讨人嫌的泄密者,所以如果你大可不必担心我将这种事泄露出去。”
墨檀干笑了一声,有些无力地将双手背在脑后,枕着自己的掌心转向拉莫洛克:“所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拉莫洛克主祭,要知道我的评委团凭证上可没写着‘在圣山苏米尔击败了邪教徒的黑梵’这几个字啊。”
“因为我也是邪教徒。”
拉莫洛克忽然面色一冷,注视着墨檀脸庞的双眸中充盈着锋锐而冰冷的杀机:“虽然跟被你干掉的那些垃圾不是同一批,但也有第一时间得到战报。”
墨檀整个人当时就麻了,差点儿一头没从椅子上翻下去。
冰冷到令人窒息的气氛,持续了整整五秒,然后……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
拉莫洛克突然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无论是眼神中那抹阴冷的寒意,还是那副杀意盎然的表情顷刻间宛若冰雪消融般敛去,边笑边对墨檀用力摆手道:“你不会……哈哈哈,你不会当真了吧?哈哈哈哈哈,我就真的那么像坏人吗?”
墨檀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干声道:“嗯,是挺像的。”
“哈哈,好吧好吧,这一点我确实无法反驳,毕竟我这个人的善恶观非常淡薄。”
拉莫洛克总算敛起了程度上直逼季晓鸽的爆笑,夸张地抹了抹眼角那并不存在的眼泪,转头对墨檀摊手道:“不过我好歹也是正经的梦境女神信徒,虽然入教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姑且也算是个神眷者,还不至于堕落到与那些无论哪个正经神都容不下的邪教徒为伍吧?”
完全没觉得好笑,倒是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的墨檀轻舒了口气,再次问道:“所以说,拉莫洛克主祭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有在苏米尔那边帮了点忙的?”
“因为我在收到米莎郡那边的消息后对你很感兴趣,所以就一直麻烦在东北大陆那边活跃的同僚帮忙留意有关于你的消息,还透过一些特殊渠道掌握了那场战役的全部战报。”
拉莫洛克对墨檀咧嘴一笑,很是坦然地说道:“在那之后,虽然没有再得到你的消息,但因为邪神与它那些信徒是所有正神的敌人,所以哪怕是在西南大陆的我们也收到了联络,甚至还跟同样在西南的辉夜教派一起组织了规模虽然不大,但配置也还算能上台面的支援部队,打算从帕米拉港走水路绕到北方进行支援,结果支援队所在的船刚刚离港不到半天,就收到了苏米尔全境光复的消息。”
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翘着二郎腿摇头道:“那么多准备,全白费了。”
墨檀微微颔首,对显然没把话说完的拉莫洛克继续问道:“然后呢?”
“然后就是重头戏了,可能是因为上面比较重视我的原因,咱们教皇特意帮我要到了有关于苏米尔那一役的详细战报,而之前被我拜托留意你的那些人,也传来了黑梵牧师随北伐军出征,并于抵达苏米尔不久后被邪教徒袭击,虽然侥幸生还但依然深受重伤,直到战争结束为止一直在苏米尔主峰修养的情报。”
墨檀皱了皱眉,继续问道:“然后呢?拉莫洛克主祭。”
“没有然后了,我的朋友。”
自作主张变成墨檀朋友的拉莫洛克摇了摇头,似笑非笑地说道:“我只是把两份战报稍微对比一下,就差不多可以确定‘北境一役中圣山苏米尔侧那位指挥官’与‘在米莎郡遏制了瘟疫的黑梵牧师’九成九是同一个人。”
墨檀:“……?”
“看来你还没有足够的自觉啊。”
拉莫洛克推了推眼镜,轻描淡写地说道:“事实上,至少在我看来,黑梵牧师你在指挥作战的时候,个人风格其实相当明显哦,简单来说,就是如果哪天我们在战场上碰到,绝对会让我感到头疼的类型啊。”
墨檀讪讪地笑了两声,一脸茫然地问道:“有那么明显吗?”
“就算自己不怎么感兴趣,我也希望你能在那些能够好好发挥出自己才华的领域中多钻研钻研啊,不然就太浪费了。”
拉莫洛克轻飘飘地给了墨檀一句似是而非的建议,然后便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那么,我换个地方坐,这样你应该也能轻松点吧。”
说罢他也不等墨檀做出反应,就迈着轻快地步伐自顾自地离开了角落,溜溜达达地走到了人数颇多的第一排,熟络地跟几个墨檀完全不认识的评委团成员聊了起来。
【这人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墨檀有些纳闷地盯着拉莫洛克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将视线从那个明明态度很亲切、长相很柔和,却依然让自己感觉很不舒服的男人身上移开,合上双眼开始闭目养神。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双叶至少要到傍晚才能从戴安娜身边脱身,所以除非伊冬那边发来紧急信号,否则根据现在‘黑梵’和‘默’这两个角色的位置,就算稍微怠惰一点也没有关系,毕竟双方现在都没有比较亲近的人在附近。
“真好啊~”
因为中场休息所以无事可做的墨檀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惬意,低声嘟囔了一句:“如果能一直这样悠闲就好了……”
没有断片没有压力,尽管在团体赛开始后就要重新开始集中精神了,但这片刻的宁静依然严重地腐化着此时此刻颇为咸鱼的墨檀,再配上午后那暖洋洋却又并不炙热的阳光,几乎让他舒服到起鸡皮疙瘩。
……
同一时间
就在墨檀享受着难得悠闲的日光浴时,一位不速之客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光之都外城区的小裁判所地下三层。
呯!呯!呯!呯!!
13号拘禁间前,一个身穿太阳教派低阶牧师袍,带着兜帽的细长身影正站在流转着神力的密金栏栅外,细细端详着那个不知道从多久前其就一直试图从里面冲出来,不断撞击着栏栅的人型生物。
没有神志、没有思维、没有智慧、没有本能。
那个在自己眼中近乎于一个空壳的、连野兽都不如的存在,却充满着毫无遮掩的敌意。
并不是针对自己的敌意,甚至并非主观存在。
而是那个与黑梵牧师有着相同样貌的人型生物,其存在本身就代表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恶意。
只不过能够感知到这份‘恶意’的人非常少,或者说是几乎不存在,尽管任何一个实力在中阶以上的圣骑士都能制伏自己面前这只‘怪物’,但如果想要切身感受到它所昭示、所代表的东西,至少也得是自己这种隐约能摸到神话门槛的人才能做到。
“真麻烦啊。”
低声叹了口气,目光复杂地看向栏栅后那个疯狂的身影,不速之客有些困扰地喃喃道:“还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啊。”
下一秒,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让路加·提菲罗如坠冰窖——
“嗯,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终
(本章完)